大公國際信用評級集團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集團新聞 > 大公動態
大公動態

應對信用危機 重構國際評級體系

發布時間:2018-07-17 14:53:09    點擊量:

  十年前,一場震蕩全球的金融危機,至今在世界上留有深深的印記。當人們屢屢提及2008年那場金融危機的教訓,評說如何打破十年一次世界金融危機的詛咒時,西方評級體系的錯誤不可回避。舊有評級體系造成了信用危機,最終釀成了一場金融災難,對這一事實的揭示正是由大公來完成的。全球信用危機的爆發和蔓延,凸顯了信用評級對人類社會安全發展的重要性。阻止下一場金融危機的爆發,其解決之道依然需要從信用評級本身的發展規律上尋根溯源,重構國際評級體系的使命,任重而道遠。

  西方評級違背信用經濟規律 大公向舊勢力發起挑戰

  由發達國家構成的世界最大債務體系,違背其實際償債能力,憑借所掌控的國際評級話語權給予自身高信用等級,向全世界投資人掩蓋了信用風險,最終引發了十年前那場震蕩全球的信用大地震,人類經濟史上前所未有的世界信用危機爆發,對人類社會的生存發展造成了深遠的影響,而這種威脅在十年后的今天,依然滋生蔓延。世界經濟、金融局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全球經濟在遭遇經濟危機后緩慢復蘇,但擺在面前的現實是,各國債務大幅積累、貨幣政策分化、貿易保護主義抬頭。新的危險因素正在醞釀形成,危機四伏。

  歷史證明,舊有的國際評級體系已經不能滿足新世界的評級需求。

  2008年10月,中日韓評級論壇在日本東京舉行。在這場論壇上,大公代表中國,代表新的評級力量,向世界首次發表宣言,歷史性地發出“改革國際評級體系”的重要倡議。

  兩年后,大公正式發表《改革國際評級體系,推動世界經濟復蘇》等系列文章,向引燃世界經濟危機的舊有信用評級體系“宣戰”。

  西方評級機構違背信用經濟和評級發展規律,高度意識形態化的評級標準導致了國際信用體系的高度泡沫化。為避免評級悲劇再次重演,就必須重構國際評級體系。而這一攸關人類命運的評級重構,不可能由既得利益的發達國家來完成。出于自身利益的需要,手握“金話筒”的西方評級體系不存在自我變革的可能。

  2010年,大公正式對外發布國家信用風險報告和首批50個典型國家的信用等級。這是世界第一個非西方國家評級機構首次向全球發布的國家信用風險信息,拉開了來自東方的新興評級力量挑戰傳統西方評級世界的大幕。

  此次發布也成為了大公爭取國際話語權的第一個從真理走向實踐的標志性事件。在這次發布中,大公評定美國主權信用等級為AA,展望為負面。在此之前,美國一直把擁有最高信用等級作為國家強大的象征之一,并認為其AAA國家信用是永恒的。大公,打破了世界頭號信用帝國的“神話”。

  大公做出的這一舉動,被人評說“挑戰權威”,世界嘩然。此后的八年時間里,大公針對美國債務風險加劇、四次下調美國評級至BBB+。

  大公堅持國際公理的舉動讓世界各國點贊。英國媒體說,中國發布的主權信用報告描繪的是一幅全球信用評級的“革命性圖景”。意大利的媒體評論,不管大公評級的結果多么令人瞠目結舌,不管人們是否接受這樣的評級結果,但一個新的國家信用評級體系就此誕生,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歐洲央行行長說,世界不能只有三大評級機構的聲音。

  世界信用評級集團成立 超越藩籬承擔評級責任

  大公讓人們重新認識到,變革國際評級秩序,成為人類發展、時代進步的迫切需要。在大公的倡導下,一個制衡舊評級體系的新生力量——世界信用評級集團誕生了。

  2011年2月16日,關建中在馬來西亞舉行的亞洲債券市場論壇上發表“改革國際評級體系需要新思維”,正式提出建立世界信用評級集團的構想。以此為標志,大公開始了推動國際評級體系改革的實踐。

  2012年10月24日,由中美俄三國本土機構發起成立世界信用評級集團的消息在北京公諸于世。

  2013年6月25日,世界信用評級集團在香港正式成立,成功召開了世界首次“改革國際評級體系論壇”,并在2015年、2016年,連續舉辦世界信用評級論壇,引發全球關注。

  世界信用評級集團就是一個代表人類社會共同利益的非主權性質的國際評級機構,它由各個國家的代表機構投資組建,其使命是推動建立一個新型國際評級體系,通過參與各國評級事務向世界提供一致性、可比性的評級信息承擔起世界評級責任,計劃用十年時間形成新型國際評級體系的基本框架。

  世界信用評級集團的成立,標志著大公推動改革國際評級體系邁出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步。大公倡導建設的新型國際評級體系,超越意識形態藩籬,超越社會制度對立,超越國家發展水平差異,具有巨大的歷史進步性。

  至今,大公集團已對外發布100個國家的主權信用等級報告。

  現代信用危機學說填補人類空白

  西方評級體系對信用經濟規律的違背,導致了信用危機。而這一舊有體系的理論缺失造成了它的先天缺陷。應對信用危機,重構國際評級體系,先進的評級理論學說需要貫穿始終,指導實踐的大步探索。

  在大公誕生之前,評級理論的缺失使得人類評級百年的發展史始終不夠完整。意識形態化,霸權主義的西方評級思想讓評級世界蒙羞。

  大公的理論建樹始于對經濟危機的深刻洞察。從上世紀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開始,人類社會就沒能逃出周期性經濟危機的魔咒。通過研究評級規律,大公從危機中發現了評級真理,找到了“生產與信用,信用與評級”經濟社會發展的兩對矛盾,揭示了推動現代信用經濟發展動力的順周期與逆周期對立統一規律,評級則處于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它通過揭示最大安全負債數量邊界,阻止信用無度擴張而承擔著逆周期力量責任。

  大公明確提出,2008年的經濟危機實質是一場信用危機。統治評級世界百年的西方評級體系利用了自己手中的評級“話筒”,欺瞞了世人。大公發現的這一評級真理,成為創建現代信用危機學說的實踐基石。

  為預防評級危機重演,大公提出了構建國家信用體系和國家評級體系的思想。2010年,大公按照主權信用風險形成規律,首創新型主權信用評級方法。

  2014年3月25日,大公創建的具有時代特色、體現評級規律的《大公信用評級原理》一書正式出版,把百年信用評級提升到了一個新的理論高度。這是大公在揭示全球信用危機本質和揭露西方評級思想錯誤的基礎上,構建的現代信用評級理論新體系。

  2016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六次學習時提出,推動建設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對此,大公迅速組織力量研究論證。2016年9月26日,關建中董事長所著的《中國信用體系建設藍圖》正式出版,是我國第一部揭示信用關系社會化背景下社會管理模式轉型必然性的重要專著。

  2017年8月8日,關建中董事長將其過去十年間所撰寫的超百萬字各類專著歸納精選,集結成冊,出版了《信用思想選集》,從研究信用經濟社會的最基本規律出發,從邏輯上進行嚴密推導并構建相應的理論,該專著的出版發行,正式確立以揭示“兩對矛盾”為核心的現代信用危機學說。這一重大理論創新,成為大公一系列改革實踐的指路明燈。(文/韓娜)

棋牌电游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36选7开奖中奖结果 香港赛马会软件下载 欢乐炸金花联网版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 网上每天赚500 金娃捕鱼7298 福利彩票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 图表走势 1900元角分重庆时时彩 江苏十一选五技巧秘籍 3d组六 今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加多宝吧 福彩3d人工计划软件 福彩3d牛材网汇总九